面临颗粒无收的惨境

 88bifa     |      2020-04-06 02:15

图片 1

内容摘要:从外地到资阳种粮的吴建平的200多亩中稻,正处在抽穗期,面临颗粒无收的惨境。看着地里干裂的口子,他心急如焚。水是庄稼的命根子,可在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几千亩农田守着丰盈的资水却喊渴。记者接到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种粮大户反映,2000多亩水稻将面临

从外地到资阳种粮的吴建平的200多亩中稻,正处在抽穗期,面临颗粒无收的惨境。看着地里干裂的口子,他心急如焚。

水是庄稼的命根子,可在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几千亩农田守着丰盈的资水却“喊渴”。记者接到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种粮大户反映,2000多亩水稻将面临减产甚至绝收。7月26日,记者赶往资阳,种粮大户通过本报呼吁:快来救救我们这2000多亩濒临绝收的庄稼!

钟育贤是全国百强服务组织——资阳区中正粮食种植病虫害统防统治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除了承担合作社10多万亩水稻的专业化病虫害统防统治之外,还是益阳有名的种粮大户。他种植在新桥河镇李昌港村的2000多亩中稻因缺水而日渐干枯,其中700多亩已极度干旱。

来到李昌港村,记者见到,正值孕穗期的稻叶被太阳烤得焦黄,干涸的稻田正咧着大嘴“喊渴”。而与钟育贤干涸的稻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离稻田不足1公里外是倏然流淌的资水。资水是湖南省“湘、资、沅、澧”四大水系之一,是资阳区的重要灌溉水源。明明守着资水为何还喊渴?钟育贤反映,原因在于资水边的抗旱电排年久失修,灌溉水渠淤塞不通,河里的水无法流入稻田,而自己想办法在稻田里往地下打的17米深的井也滴水不出。同样令他心碎的是,由于持续干旱,只能放弃耕种,有近40亩晚稻无法插秧下去。

“如果这两三天内仍不来水,这些水稻将颗粒无收,如果有水来,或许还能挽回200~300斤/亩的损失。”种了多年水稻的李昌港村村民郭仁武告诉记者。

7月22日起,钟育贤频频求助新桥河镇镇政府,可镇政府却含糊回应。25日,眼看着中稻要失收,实在等不起的钟育贤花了2万多元自己买了电排、电线、水管并请工人安装好。“本以为可以抽上水给稻田解解渴,可政府却不发电开机。”钟育贤对此难以理解,农田水利属于公共基础设施,政府怎能坐视不管?

26日中午12时,记者将此事向该镇副镇长文小平反映,文小平表示不知道什么原因电排还没有搞好,要问镇里水管站站长。而被问及镇里有多大面积水稻受灾,他却声称还不太清楚。闻讯赶来的该镇镇长胡坚向记者介绍,经初步摸底调查,镇里旱情严重,22座小型水库已有4座见底,目前约有1.5万亩中晚稻遭受旱灾,约占总面积的1/3。

正当此时,东新村的种粮大户欧阳国钦匆匆赶到镇政府。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一见记者和镇里的干部,他的泪水夺眶而出,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在他的带领下,记者中午赶到他的种植基地向锋村。与钟育贤的情况不同之处在于,向锋村远离水源,只能用电排从资江“提水”到灌溉渠,再抽到田里。由于本身水流就小,而灌溉渠里杂草丛生、渗漏严重,老两口即使日夜守着电排抽水也如同“杯水车薪”。

看到地里的水稻,资阳区农业局粮油站站长崔胜贵遗憾地说,欧阳国钦家的中稻目前已处在抽穗初期,缺水会直接导致水稻抽不出穗。欧阳国钦痛心地说:“1200多亩中稻,至少有600多亩面临失收或者绝收,将会减产300多吨粮食,仅成本就要亏损70多万元。”

目前,严重的干旱已导致部分种粮大户的中稻绝收。去年从邻县沅江市到资阳区新桥河镇种粮的吴建平虽然在镇上只种了200来亩地,由于都处在抽穗期,现在却面临颗粒无收的惨境。令人遗憾的是,吴建平十几天前就向镇政府水管站反映,水管站却置之不理。

三个种粮大户代表,都不同程度遭受严重旱灾。目前,钟育贤依然心存希望,祈祷有谁来救救这2000亩水稻。最终,在本报记者和当地农业部门的协调下,新桥河镇镇长当场表态,将电排打开,日夜抽水,挽救损失。

据资阳区农业局副局长、总农艺师王荣华介绍,全区成灾面积达10多万亩,受灾面积有4万亩左右。钟育贤和其他种粮大户因旱“喊渴”的水稻是否会得到真正“拯救”,本报将持续关注。